员工风采
 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员工风采

面朝黄土

发布时间:2020-7-31 11:55:57 点击量:

窗外是收割机的巨大轰鸣声。

隔着透明的玻璃窗,仍是可以清晰听到:马达转动的嗡嗡声、金属碰撞的铛铛声以及麦粒被吐出的沙沙声,汇成一首收割狂欢曲,庆祝着丰收的喜悦。

那台冰冷的庞大机器,像一只贪婪的野兽,大口吞食着黄澄澄的麦穗,行驶过后,土地上只余下一堆堆的稻草,诺大的麦田里,除了这台收割机,竟看不到几个人。我有些愣住了,脑海中浮现出一把弯刀的形状,木柄已经磨得黑亮,细细看时上面还有几个豁口。

曾经我们离土地那么近。一群人,一人一把镰刀是收割的全部装备,每一个人都匍匐着身子,脸几乎贴近土地了,左手拢住了一把麦子,抓着镰刀的右手迅速一挥,凑足一整把,抽出一根打个结,再往前走。人们的表情认真而庄重,像虔诚的朝拜者,完成一场盛大的仪式。

田间回荡的,是麦秆被刀锋割断的嘶嘶声,人们交谈时的欢笑声,偶尔夹杂的号子声,像古老的民谣,令人心安。这是真正的面朝黄土背朝天,真正的贴近土地,怀着对自然的敬畏与感恩,一点一点,接受着大自然的馈赠。

王开岭说,亲近农田,熟悉庄稼,是人之本分,之天职。人曾是旷野的一部分,虽然肉体挣脱了出来,但灵魂不该背叛。至少在接受大自然的恩赐时应心怀敬意与感激。

然而如今,机械收割的普及将我们推离农田,狭窄的山坡地带成了镰刀最后的阵地,又能坚持多久呢?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它消失的那一天,再也不会有人弯着腰在田地里挥洒汗水了,那硕大的机器,贪婪的像大自然索取,不带丝毫敬意,粮食变得不再珍贵,不经过汗水浸透的东西,还有谁会珍惜?土地,终究离我们越来越远,内心升起浓重的无力感和悲哀。

我想,无论走得多远,我们都应该时常回过头,深情而感激的望它一眼,古老的农田,古老的庄稼,古老的人生。

我想只要心怀崇敬,我们离农田就还不算远。

窗外是收割机的巨大轰鸣声,我匍匐身子,对着土地朝拜,我的眼角分明有泪。(八病区 沈佳